当前位置: 首页 >> 通知公告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 2018-01-05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2号

申请人江苏启成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六合区大厂街道小营子265号-151室。

法定代表人尹文凤,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修强,江苏苏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泗洪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泗洪县长江路。

法定代表人姚蕾,该局局长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洪人社工认字[2017]008号《工伤认定书》,于2017年3月27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一、杨定平的户籍信息表明其住所地在泗洪县缔景花园小区9幢2单元404室,2015年12月15日泗洪县交警部门对杨定平儿子杨涛所作的笔录证实杨定平事故当天是先从单位平安到家后又重新离开家。二、申请人杨定平离开单位时携带被子,事故现场却没有被子;且杨定平从单位到其住所地驾驶摩托车最多需要10分钟左右即在2015年12月14日5时10分左右到家,但事故发生时间却是2015年12月14日7时10分,事故发生地在屠界线12KM+600M处。这些可以证明杨定平发生交通事故不是在上下班途中。三、被申请人对本案即没有调查取证,也没有组织当事人进行听证,所有的证据均没有质证,就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存在严重程序违法。综上,被申请人的工伤认定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 杨定平是申请人招用的保安,2015年12月14日5时从单位下班,7时10分驾驶摩托车于屠界线12KM+600M处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事故中杨定平负次要责任。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依法应当认定为工伤。被申请人作出的洪人社工认字[2017]008号《工伤认定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得当,恳请予以维持。

经查明,杨定平是申请人招用的保安,事故发生时户籍地为泗洪县曹庙乡唐杨村八组34号,现住地为泗洪县青阳镇长江路221号9幢2单元404室,2015年12月14日5时从工作单位下班,7时10分驾驶摩托车由南向北行驶至屠界线12KM+600M时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事故中杨定平负次要责任。

本机关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杨定平是否属于下班后先平安到达现住地泗洪县缔景花园小区9幢2单元404室后又离开才发生的交通事故。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申请人对此负有举证责任,但其提交的严朝场、朱秀和的《情况说明》及事故现场照片仅能说明杨定平下班时带着被子离开,但不能证明事故现场没有被子,也不能证明杨定平是先携带被子回到现住地后再离开。至于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没有组织听证属于严重程序违法更是于法无据,听证并不是工伤认定的法定程序。

根据被申请人对杨定平户籍地邻居(王玉华、曹金华)和单位同事(严朝场)所作的调查笔录,可以证实杨定平在户籍地有农田及房产并经常回去照看,交通事故发生时杨定平驾驶摩托车的行驶方向是由南向北,事故地点屠界线12KM+600M位于是杨定平回户籍地的合理路线上。事故时间从杨定平工作地到事故地的距离及驾驶的交通工具分析亦属合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第(三)项规定,本机关认为杨定平发生交通事故时可以认定处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所指的“上下班途中”。结合杨定平负次要责任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杨定平上下班途中因交通事故死亡依法应当被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洪人社工认字[2017]008号《工伤认定书》。

    申请人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3号

申请人江苏德顺纺织有限公司,住所地:宿迁市宿城区经济开发区徐淮路东侧。

法定代表人吴国良。

委托代理人王孝荣 ,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申请人宿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宿迁市宿城区成子湖路1号。

法定代表人郝元良,该局局长。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宿区人社工字【2016】15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7年4月24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一、罗丽娟受伤时间无法确定,其门诊病历看病时间为2016年5月3日,距离其所称受伤时间4月30日时隔3天,距其向其班长汇报时间时隔2天,而且4月30日至5月1日全天罗丽娟都在正常上班,上班期间,车间未发现罗丽娟身体有任何异样,罗丽娟产值均正常,而脚趾骨折后症状表现为疼痛肿胀难忍,难以正常工作。二、罗丽娟受伤原因无法确定,门诊病历载明罗丽娟为脚趾骨折,造成此类骨折在日常生活中较为常见,如高处掉落物品砸伤,被门、椅子腿夹伤,机动车撞伤或轧伤等等,罗丽娟在织造四车间从事织造挡车工工作,主要工作任务是开纺织机,该工种上报工伤以被机器夹伤手指居多,卷布棍砸伤从2016年至今未有报告。三、罗丽娟称其在班上受伤,但经车间主任调查,4月30日至5月1日未发生工伤事故。四、根据申请人公司工伤事故处理流程,员工受伤后应立即向车间主任报告,由人事部或车间指派班组长送到定点医院治疗,但4月30日至5月1日织造四车间没有任何工伤事故上报。综上被申请人判定罗丽娟在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伤缺乏依据,宿区人社工字【2016】15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依法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 一、依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人认为罗丽娟不属于工伤,依法应当承担举证责任,现申请人收到举证通知书后,未在指定时间内举证,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二、被申请人依法到申请人公司调查时,申请人称罗丽娟的车间班长及事发时老员工均离职,仅安排车间主任张利配合调查,笔录中张利确认罗丽娟曾以被车间卷布棍砸伤为由向其请假。结合被申请人对罗丽娟本人的调查及申请人未在指定期限内举证的事实,被申请人认为,宿区人社工字【2016】15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结论实体及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得当,依法应予维持。

经查明,2016年3月11日,罗丽娟与申请人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罗丽娟从事织造工作。2016年5月2日,经宿迁市骨科医院诊断,罗丽娟右脚拇指骨折,当天罗丽娟向车间主任张利请假,并告知张利其右脚拇指被车间机器卷布棍砸伤。2017年1月4日,被申请人受理罗丽娟工伤认定申请。2017年2月16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要求申请人在7日内进行举证。2017年2月23日,被申请人出具《认定工伤决定书》,确认罗丽娟构成工伤。2017年3月6日、3月16日,被申请人将《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申请人及罗丽娟。

本机关认为,根据被申请人的调查,罗丽娟与申请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016年5月2日,医院诊断罗丽娟右脚拇指受伤骨折,当天,罗丽娟以4月30日被车间机器卷布棍砸伤为由向申请人公司车间主任张利请假。现申请人在被申请人指定的期限内,未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提交证据证明罗丽娟不构成工伤。根据《工伤认定办法》(人社部第8号令)第十七条规定,被申请人以罗丽娟提交的证据及调查情况,认定罗丽娟构成工伤并无不妥。

申请人收到《工伤认定举证通知》是2017年2月16日,按照举证期限7日的规定,工伤认定决定作出日期应该是2017年2月24日或之后。但被申请人却于2017年2月23日出具《认定工伤决定书》,虽然被申请人向申请人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是在2017年3月6日,从工伤认定生效日期看未损害申请人的举证权力。但本机关认为该行为依然属于程序瑕疵。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宿区人社工字【2016】15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申请人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4号

申请人江苏鸿升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淮安经济开发区深圳东路87-1号。

法定代表人林春。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49-1号)不服,2017年5月31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宋庆远不是申请人聘用的员工,与申请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2、宋庆远不是为申请人工作时受伤,不应当认定为工伤。3、宋庆远以非工伤法律关系起诉实际雇佣人,沭阳县法院已经做出判决,被申请人的工伤认定程序与法院审理程序冲突。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49-1号)依法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经调查,江苏乐之地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将“乐之地商业广场二期工程”承包给浙江乔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乔兴公司),乔兴公司又将其中的幕墙等部分工程分包给申请人,后申请人将幕墙部分分包给刘良德,刘良德招用宋庆远等人负责具体施工,2016年3月9日11时许,宋庆远在沭阳乐之地商业广场项目施工过程中,在安装幕墙玻璃时,不慎从安装架上摔至地面跌伤,经医院诊断为:左股骨胫骨折。

根据宋庆远的调查笔录及证人张学法、王夫成的证言,可以证实宋庆远在工作时间在申请人承包的工地处受伤。依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用人单位将工程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发生事故伤害,劳动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的规定,申请人将幕墙部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刘良德,宋庆远作为刘良德招用的劳动者在工作中发生事故收到伤害,申请人依法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现宋庆远在法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申请认定工伤,申请人在被申请人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未能提交宋庆远不属于工伤的证据,依法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49-1号)实体及程序合法、适用法律得当,依法应予维持。

经查明,江苏乐之地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将“乐之地商业广场二期工程(A、B楼、地下室)”承包给乔兴公司,乔兴公司将其中的幕墙安装等工程分包给申请人。2016年3月4日,宋庆远到沭阳乐之地商业广场从事玻璃幕墙安装工作,2016年3月9日,宋庆远在与工人王夫成、王庆艳传递玻璃时,从脚手架上摔落受伤,经医院诊断为:左股骨胫骨折。

本机关认为,1、沭阳县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投标备案表及沭阳县人民法院听证笔录、庭审笔录可以证实,申请人从乔兴公司处承包了“乐之地商业广场二期工程(A、B楼、地下室)”的玻璃幕墙安装工程,后将安装工作转包给刘良德。2、沭阳县人民法院听证笔录、庭审笔录及被申请人对宋庆远、张学法、王夫成可以证实,刘良德雇佣宋庆远从事玻璃幕墙安装工作,2016年3月9日,宋庆远在与工人王夫成、王庆艳传递玻璃时,从脚手架上摔落受伤。根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刘良德不具备劳动用工资格,申请人依法对宋庆远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现宋庆远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在申请人的工地施工时受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依法应当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49-1号)

    申请人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5号

申请人江苏美雅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住所地:沭阳县经济开发区义乌路东侧。

法定代表人庞春华。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第三人张述梅,女,汉族,1968年1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20823196801131028,户籍地沭阳县沭城镇官东村陈庄组35号,系陈德井之妻。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78号)不服,2017年7月3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其公司职工统一在公司食堂就餐,餐后在公司休息,规定不允许回家。2015年10月23日陈德井在公司食堂就餐时接到其家人电话,家人让其将钥匙送回家。午餐后,陈德井私自开车回家。陈德井发生交通事故是因为送钥匙回家,并不是正常上下班途中。工伤认定中的上下班途中应包含两方面要素:一是上下班的必要时间,二是上下班的必经路线。现陈德井是中午餐后因私事私自开车回家,申请人提交了证人证言予以证明,陈德井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不是上下班的必要时间,其发生交通事故与申请人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被申请人认定陈德井构成工伤的决定没有法律依据,违背了公平原则,依法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申请人称其规定中午休息期间,职工不允许回家,陈德井是因私事私自回家,不属于正常上下班途中。但在工伤认定过程中,申请人举证的材料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根据被申请人的调查,陈德井是申请人的职工。2015年10月23日12时24分,陈德井驾驶电动二轮车由家(沭阳县七雄街道时代广场小区4号楼13单元102室)前往单位上班途中,行驶至沭阳县慈溪路与205国道交叉路口处,与李德军驾驶的重型半挂货车相撞致伤,后抢救无效死亡,陈德井在事故中负同等责任。综上,陈德井在上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78号)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经查明,2015年7月3日,陈德井与申请人之间建立劳动关系。2015年10月23日12时24分,陈德井驾驶电动二轮车沿沭阳县慈溪路由东向西行驶至205国道交叉口处,与李德军驾驶的重型半挂货车相撞致伤,2015年10月25日,陈德井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经沭阳县公安交警部门认定,陈德井负事故同等责任。

另查明,陈德井发生事故时户籍地为沭阳县沭城镇官东村陈庄组29号,住所地为沭阳县七雄街道时代广场小区4号楼13单元102室。

本机关认为,1、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陈德井自2015年7月3日与申请人之间构成劳动关系。2、沭阳县七雄街道办事处官东居民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陈德井发生交通事故时住所地为沭阳县七雄街道时代广场小区4号楼13单元102室。3、被申请人对宋福广、仲海洋作的《询问笔录》可以证实,陈德井事故当天上白班,白班时间为:上午7:30至11:30、下午13:00至17:00。4、沭阳县公安局出具的沭公交认字【2015】第90915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可以证实,2015年10月23日12时24分,陈德井驾驶电动二轮车沿沭阳县慈溪路由东向西行驶至205国道交叉口处,与李德军驾驶的重型半挂货车相撞致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中,陈德井负事故同等责任。综上,陈德井沿慈溪路由东向西行驶的驾车方向符合其上班的方向,交通事故地点位于陈德井住所地和申请人公司之间,在陈德井上班的合理路线上,交通事故发生时间属于陈德井上班的合理时间。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陈德井上班途中因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受伤致死,依法应当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178号)

    申请人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6号

申请人华福芹,女,汉族,1977年9月生,身份证号码32082319770904644X,户籍地:江苏省沭阳县塘沟镇东渡村六组59号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第三人沭阳县桑墟和润万家购物中心胡集加盟店,住所地:沭阳县胡集镇健康路559号

投资人黄赛飞。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的决定》(沭人社工不认字[2017]第003号)不服,2017年8月2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本机关已依法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2016年1月2日,申请人通过第三人贴在门外的招聘广告进入第三人单位,任服装部营业员。1月8日晚,申请人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肇事车辆逃逸,交警部门认定,申请人在事故中无责任。后申请人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被申请人以第三人与案外人刘洛兵签订的是场地租赁合同为由,认为申请人的情况不符合《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省政府103号令)第三十六条规定,不应当认定为工伤。申请人认为该认定存在错误:1、申请人是通过第三人张贴在其门外的招聘广告进入第三人超市工作,上班后仅6天就在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未领过工资,未与案外人刘洛兵见过面,也未与任何人签过劳动合同。第三人作为超市的经营方应当作为用工主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2、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的是“经营权转让合同”并非“场地租赁合同”。第一,从第三人提供的“场地租赁合同”可以看出,第三人与刘洛兵在该合同中明确约定了,该场地只能用于鞋服销售,这表明转让的是鞋服经营权,并非场地租赁。第二,合同明确规定,刘洛兵招聘营业员服从第三人统一管理,并详细规定了管理内容,如果仅仅是场地租赁,则无此必要。第三,第三人的工商注册信息中明确载明拥有服装、鞋帽的经营许可,而事实上第三人的经营场所内只有刘洛兵在经营鞋服,结合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的仅允许经营鞋服的约定,则可以进一步说明第三人与刘洛兵的是经营权转让合同。第四,申请人在本次复议中提供的第三人超市视频录像可以看出,案外人刘洛兵经营的鞋服区域与超市其他处所没有任何区分,均从同一个进出口出入,服务员服装统一,超市收费统一,无法看出鞋服区域是属于租赁经营。故第三人虽然与刘洛兵签订的合同名称为“场地租赁合同”,但该合同实际属于鞋服业务的经营权转让合同,被申请人不仔细审查合同具体内容,就草率地认定申请人所受伤害不属于工伤与事实不符。3、第三人最为合法的用工主体,却将经营权转让给没有资质的自然人,在招用申请人时未说明真实情况,只是申请人利益受损,至今未得到任何赔偿,第三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

综上所述,第三人将鞋服经营权转让给没有资质的刘洛兵,致使刘洛兵雇佣的申请人在下班途中发生非主要责任交通事故,根据《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省政府103号令)第三十六条规定,第三人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申请人所受伤害依法应当被认定为工伤。被申请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的决定》(沭人社工不认字[2017]第003号)应予撤销

被申请人称:第三人将其店内西侧场地租赁给刘洛兵进行鞋服销售,刘洛兵招聘华福芹从事营业员工作,2016年1月8日20时许,华福芹驾驶电动车下班回家(沭阳县塘沟镇东渡村六组59号),行至沭阳县胡集镇健康路胡集医院东侧路段处,被车辆刮擦受伤,经医院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脑疝形成、脑挫裂伤、左侧硬膜下血肿,颅内血肿,颅底骨折、颅内积气、右侧颧弓骨折、头皮血肿。经交警认定,华福芹在事故中无责任。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十四条第(六)项、《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于2017年2月20日作出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56号工伤认定书,以第三人为用人单位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第三人不服向沭阳县政府提出行政复议, 2017年6月9日,沭阳县政府作出(2017)沭行复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的是场地租赁合同,不属于《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发包情形,第三人不应当对申请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撤销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56号工伤认定书,并要求被申请人60日内重新作出认定。被申请人根据沭阳县政府的复议决定,作出沭人社工不认字[2017]第003号决定书,不予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应予维持。

经查明,2015年1月17日,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场地租赁合同》,约定第三人将其店内西侧场地租赁给刘洛兵进行鞋服销售,刘洛兵独立经营、自负盈亏,营业员由刘洛兵自行招聘、管理及工资发放。2016年1月2日,申请人到刘洛兵经营的服装区从事营业员工作。2016年1月8日20时30分许,华福芹驾驶电动车由西向东行至沭阳县胡集镇健康路胡集医院东侧路段处,被车辆刮擦受伤,经医院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脑疝形成、脑挫裂伤、左侧硬膜下血肿,颅内血肿,颅底骨折、颅内积气、右侧颧弓骨折、头皮血肿,车辆逃逸,经交警认定,华福芹在事故中无责任。2016年7月22日,沭阳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不支持申请人主张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2017年1月9日,申请人以第三人为用人单位向被申请人申请工伤认定。2017年2月20日,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十四条第(六)项、《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作出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56号工伤认定书,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第三人承担用人单位责任。第三人不服向沭阳县政府提出行政复议,2017年6月9日,沭阳县政府作出(2017)沭行复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为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的是场地租赁合同,不属于《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发包情形,被申请人适用法律不当,撤销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56号工伤认定书,并要求被申请人60日内重新作出认定。被申请人根据沭阳县政府的复议决定,于2017年年7月6日,作出沭人社工不认字[2017]第003号决定书,不予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

本机关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第三人与刘洛兵之间是否属于经营权的发包关系,其是否需要按照《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六条: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用人单位将工程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发生事故伤害,劳动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将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作为用人单位按照规定作出工伤认定决定”规定,对申请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对此,被申请人不应仅根据第三人与刘洛兵签订的书面合同,就认定第三人与刘洛兵之间系租赁合同关系,还应对合同实际履行情况进行调查: 1、刘洛兵以谁的名义对外经营鞋服,鞋服销售区域是否与超市整体进行明显的区分,普通消费者进入超市购买鞋服时能否直观认知鞋服销售是独立经营。2、刘洛兵是否遵守《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国务院370令)第二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从事无照经营”的规定,办理《营业执照》并取得鞋服销售的行政许可。

但本案中,被申请人未对上述事实进行调查,就依据(2017)沭行复第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观点认定刘洛兵与第三人之间系租领合同关系,确认申请人不构成工伤,属于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规定,依法应予撤销,现本机关决定:

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不予认定华福芹所受伤害为工伤的决定》(沭人社工不认字【2017】第003号)

    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七年九月五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1号

申请人宿迁远大海藻工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沭阳县东小店乡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庄佃永,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庄明,江苏四季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书》(沭人社工认字【2017】第26号)不服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依法已予受理。行政复议期间,申请人自愿撤回复议申请。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行政复议终止

 

 

二〇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7号

申请人郁多,女,汉族,现住江苏省沭城镇城内大街131-7号,身份证号32082319731124020X。

委托代理人于云斌,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仲媛媛,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沭人社察不受字【2017】第2号)不服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行政复议期间,申请人自愿撤回复议申请。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行政复议终止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8号

申请人葛志云,女,汉族,现住江苏省沭城镇淮河头4号,身份证号320823197009100425。

委托代理人于云斌,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仲媛媛,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沭人社察不受字【2017】第3号)不服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行政复议期间,申请人自愿撤回复议申请。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行政复议终止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d88尊龙注册

行政复议终止决定书

 

宿人社行复字[2017]第09号

申请人胡海兵,男,汉族,现住江苏省沭城镇宣义二巷18号,身份证号320823196611096612。

委托代理人于云斌,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仲媛媛,北京易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沭阳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沭阳县沭城镇苏州东路文广大厦。

法定代表人胡捷,该局局长。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沭人社察不受字【2017】第4号)不服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行政复议期间,申请人自愿撤回复议申请。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行政复议终止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